一个忧郁的大盗

黑夜、暴雨、小巷,
    小巷边的一堵墙塌了。
    没有压着人,也没有压着小朋友,花花草草也没有压倒。
    因为这样的暴雨天气,没有什么人出入。
    我例外。
    因为这时候是我工作的时间。
    我的职业与众不同。别人休息的时候,我工作;别人没有保管好的东西,我帮他保管,我就是这么一个处处为他人着想的人。对于和我一样职业的人,大家都称为“小偷”。
    我很不喜欢这样的名字,我既不小,也不偷小的东西。所以,我叫自己“温柔大盗”。
    一堵墙倒的院子,很好进去。
    进屋之前,我脱了沾了很多泥的鞋子,甩了甩手中的伞,不让雨水带入屋。虽然我去过很多人的家,但我从不弄脏弄乱人家的屋子。
    有一次,一户人家的屋子实在太乱了,我实在不能下手,只好留下银子,请他找个钟点工打扫一下,忙也不能成为屋子乱的理由啊!
    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?
    老毛病又犯了,我又罗嗦了。
    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用它来寻找我要的东西,
    值钱的东西,都放在主人的屋里。
    在主人的房间,我拿走我需要的东西。
    我也从来不翻箱倒柜,到处找东西。
    因为那是没有筹划的表现,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”。
    在做一件事情之前,要未雨绸缪。
    原谅我不时用些名言,因为我的师傅多次告诫我,不管是与人交往,还是参加考试,要多用些名言,这样显得比较有水平,会给人家留下好印象。我很听师傅的话。
    很多人都说,我很像师傅,和他一样骄傲,和他一样忧郁。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都是一个学校毕业的缘故。
    这种近亲繁殖无论如何要改了,我暗暗地叹息。回去后,无论如何要向师傅建议,不能只招魏国人了,也要招一些齐国、赵国的学生。
    我来到了主人儿子的房间。
    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,昨天,他说,墙倒了,不修好,就会有人来偷窃。
    我笑了,他还小。
    墙是防不住的。
    心中的墙没有修起来,砖石的墙修得再高再厚有什么用?
    我的国家魏国尽管修了很高很厚的城墙,还是挡不住虎狼一样的秦兵。
    屋里的油灯没有吹,孩子在睡梦中露出甜甜的微笑。
    帮孩子拽了拽被角,我轻轻地吹灭了油灯。
    在这么一个有风的夜晚,灯没灭就睡觉是很危险的。
    我不知道这是我第几次做好事了。
    要是哪一天,我失手被官府抓住的时候,不知道是否有人会因为我的这些好事,而上书官府请求减免我的罪行。
    想想,笑笑。
    雨已经停了。
    轻轻地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地来。
    我挥一挥衣袖,带走很多东西。
    ......






[本日志由 秦起风 于 2005-10-08 09:51 PM 编辑]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地址: http://www.wgdcw.com/0375/trackback.asp?tbID=9
Tags:
评论: 11 | 引用: 1107 | 查看次数: 3105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验证码:
内 容: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
字数限制 1000 字 | UBB代码 开启 | [img]标签 关闭